不干胶巨头艾利丹尼森承认数次行贿公安部门

  东方早报理财一周报记者 蔡燕兰

  8月1日,理财一周报刊发了《全球不干胶巨头被曝在华贿赂地方官员获警方合同》一文后,8月3日,该公司美国总部就此事向本报发来了一份声明。声明称,艾利丹尼森美国总部发言人DavidFrail承认,该公司发现了少数员工的可疑行动,在经过调查后随即向美国证交会和司法部报告了这些违法行为。

  8月3日,理财一周报记者从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以下简称“美国证交会”)官方网站了解到,2004年至今,艾利丹尼森中国公司安全反光膜部门(以下简称“反光膜部门”)通过聘用无锡市的公安部交通管理科学研究所(以下简称“无锡研究所”)前工作人员获得两项巨额订单,并通过行贿该研究所四位官员寻求与企业的合作项目。

   美国证交会披露行贿细节

  7月28日,美国证交会公布了一份有关这家不干胶巨头行贿中国政府官员一事的行政诉讼档案文件。文件长6页,美国证交会接受了艾利丹尼森公司20万美元的巨额罚款建议,并要求该公司立刻停止在中国及其他地区的行贿行为。

  这份编号为“3-13564”的行政诉讼档案的第3页,有艾利丹尼森中国公司安全反光膜部门行贿中国政府官员的记录。据悉,艾利丹尼森中国公司通过其反光膜部门在中国经销一种反光材料,这种反光材料通常用于印刷、道路标准和紧急车辆的标志。在中国,凡是使用这类反光材料的道路产品,必须经过政府机构部门的认证。

  而位于中国江苏省无锡市的公安部交通管理科学研究所,就是这样的一个政府机构部门,它负责制定有关项目、起草产品和项目技术的规格标准,以及测试项目试点。

  2004年年初,反光膜部门试图通过无锡研究所中心获得企业合同订单。作为回报,在2004年1月,其中国公司销售经理与该研究所四位政府官员会面,并为每人购买了一双鞋子,总价值约为500美元。

  2004年5月,艾利丹尼森中国公司聘请了无锡研究所的一位前工作人员,担任该公司反光膜部门的销售经理。当时,该工作人员的妻子也在无锡研究所工作,并负责艾利丹尼森公司一直想要拿下的两个项目:一个是该公司之前未中标的“数字车牌”项目,另一个则是有关“警车新标志”的试点开发项目。

  2004年8月,艾利丹尼森中国公司通过无锡研究所获得两项政府合同,其中包括为国内两大省会总计1.54万辆警车安装新的警车图形。当时,反光膜部门的销售经理故意提高了这批产品的销售价格,并准备将这些差价以“咨询费”的名义返给无锡研究所。据悉,这两项合同的总销售额约在67.75万美元,其中,中国公司将从中获益约36.4万美元。然而,就在这一行贿行为即将发生时,艾利丹尼森亚太区公司发现了这一回扣计划,并阻止了公司的行贿举动。数字显示,当时中国公司想要贿赂无锡研究所的金额数目原本计划为4.1万美元,或者是总销售额的6%。

   中国公司承认

   数次行贿无锡研究所

  8月4日(周二),艾利丹尼森公司亚太区传讯部经理卢凯欣接受理财一周报记者采访时承认,其中国公司为了获得订单,的确以巨额资金向中国的相关政府部门行贿,并得到了利润丰厚的警车合同。随后,该公司美国总部就此事向本报发来了一份致媒体的公开声明。声明中,艾利丹尼森美国总部发言人DavidFrail承认,该公司发现了少数员工的可疑行动,在经过调查后随即向美国证交会和司法部报告了这些违法行为。

  在该份声明中,DavidFrail除了力挽公司名誉之外,还表示,将继续配合美国司法部进行此案的审查工作。不过,对方也庆幸,相比涉嫌违反美国《反海外贿赂行为法》的其他公司同类处罚,该公司的处罚金额还是比较低的。

  8月5日,理财一周报记者致电无锡研究所,该办公室主任顾安民告诉记者,研究所目前设有国内两大检测中心,一个是公安部旗下的检测中心,另一个则是国家道路交通安全产品质量监督检测中心,两大检测中心通常会对涉及道路交通方面的产品进行检测,“你说的这家公司的产品到我们这边来检测过,我们跟这家公司的这种检测关系肯定有的。”

  但是针对美国证监会公布的报告中所提及的相关行贿内容,顾安民则表示,自己是第一次听到这一消息,之前也没有听说相关的内容,“从单位来说,应该不会出现这样的事情。而且在没有核实的情况下,我也没法对这个事作回应。”

   跨国公司大胆行贿

   只因中国处罚轻

  一家美国公司发现自己旗下的海外公司正通过行贿等不正当手段获得丰厚订单,看多了国内企业以权谋私的勾当时,人们满心以为这家公司会躲在角落偷着乐。但是,事实却是,这家公司的美国总部不仅老老实实地向美国证交会主动汇报此事,并且心甘情愿地接受高达20万美元的处罚。为什么这家美国公司会有这样的举动?只是因为惧怕美国水门事件之后发布的《反海外贿赂行为法》吗?

  8月5日,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教授乔新生接受理财一周报记者采访时分析认为,艾利丹尼森公司在我国国内可以大胆行贿,但是却向美国证交会主动检举行为,“这其实是一种‘丢车保帅’的决定,不外乎三种原因。”

  乔新生告诉记者,艾利丹尼森公司之所以老老实实地向美国证交会主动投案,其根本原因在于害怕美国《反海外贿赂行为法》这一非常严厉的律法。“这部法规定,只要美国的公司在海外有贿赂行为,一旦被查出来,其总部、跨国公司的所有集团整体都将受到法律追究。而且美国政府的采购订单也将不再有你的份儿,企业可能就此再也拿不到政府采购项目,有些公司甚至会失去生存的合约。这也是美国反腐败的厉害之处。”

  反观它的中国公司能够如此大胆地贿赂政府官员,乔新生认为其原因在于,相比美国严厉的《反海外贿赂行为法》,“中国政府对此类事件的处罚力度明显不够,而且中国的相关律法仅以处罚个人为主,辅之以对单位作出处罚,也没有更具体的经济处罚。”

  据悉,上海就曾发生过类似的商业贿赂案件,最终有关部门对企业的罚金连100万元都不到。“100万元对企业而言就是挠痒痒!我认为最好的办法就是掐掉企业的营销网络,这对它而言才是致命打击。”乔新生建议,国内相关部门已经对商业贿赂处罚设置更加具体的经济处罚手段,比如说,禁止政府采购,禁止进入政府采购名单等等。

  另外,国内行业自律较差,也是引发此次商业贿赂上演的潜在原因。乔新生向记者举了一个例子,美国的制药公司在制定员工手册时,明确要求员工不得以行贿方式推销药品。如果有一家企业通过行贿推销,就会形成不正当竞争、恶性竞争。

  “我们国家虽然也有反不正当竞争法,但是行业自律的约束力很低。我们没办法约束,所以企业只能竞相杀价争取订单,杀到最后,这种所谓的海外贿赂就成为了行业的潜规则,而损害的则是所有行业企业的利益。”乔新生说,以建筑行业为例,为了维持利益均担,大家已经可以在酒桌上公开谈论项目返点这种话题,潜规则已经等于明规则了。“这可能也是房地产市场不敢透明化的原因,因为这涉及政府腐败,中国企业缺乏行业自律可见一斑。”

  • $15.21
  • 06-20

选择颜色

Quantity :

Share :